三分飞艇

站内搜索
关键词
范围
“书虫”计划和它的发起者们
作者:文:罗云芳 白轲宇 图:汪楚楚

  【按语】:2018年1月1日,云南大学法学院王鑫老师联合马盟、汪璇两位研究生发起“书虫”图书共享计划。几个月来,该“书虫”图书共享计划已取得一定成效。有捐书者,也有讨书者,往来不废。法学院新媒体中心就此采访了三位当事人。
    一
  问:为我们介绍一下自己的工作吧,我们很好奇。
  答:工作基本上就是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把发布图书信息,然后每个月一号和十五号把书发出来,第二部分是发完书的第二天将名单做出来。我们两个人轮流来完成这些工作。
  问:请问学姐,当初您是怎样了解到这样一个图书共享计划的?又是怀着怎样的愿望加入到这个计划中的呢?
  答:我们是王老师带的研究生,所以相比其他同学我们就更早,更深入地了解到书虫计划,同时,上过王老师课的同学都知道,王老师特别喜欢看书,也非常有思想,我们也想借此机会,能够博览群书,提升自己。(王鑫老师:“她们两个其实是被逼的”)
  问:学姐也是书虫计划的参与者,我们也想问问学姐们有什么读书的心得想要与大家分享呢?
  答:过去我读小说比较多,但是读研之后就发现读书应该去读各种各样的书,各种各样的事物都去了解一点,从专业书中也可以学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问:图书共享计划从2018年1月1号开始实施到现在,遇到过什么难题吗?是如何解决的?
  答:现在比较麻烦的是图书摆放和同学取书的问题,作为一个公益活动,现在我们没有自己的图书管理室,只能是暂时占用老师办公室,同学们取书没有固定地点。
    二
  问:王鑫老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到要做这个图书分享计划的呢?是什么让您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呢?
  王鑫:是这样的,去年年底我在整理我的书的时候整理出几十本买重了的书,当时我就想把这些书放到微信上看看微信里面的朋友有没有需要这些书的,哪一位需要,我就送给哪一位,但当时还是没有抱太大希望的。因为本来我的这个专业方向民族法比较偏,找出来的书也很偏,所以我想就试一下吧。没想到几个小时书就都借光了,有老师有同学,但同学多一点。后来我就用这种方式又搞了两期三期,之后就有几位老师注意到了,其中一位老师就是我们法学院的老师,他就帮我转发这个消息,而他的一位朋友是云大出版社的书记,他们刚好有一批近年来积累的一批书,他也没有提出什么具体要求,就说只要有同学需要就拿去给同学们。当时大概有四百多本书,我当时想要是拿来就摆在一个地方第一是对捐书的人不太尊重,另外我想可能会有卖书的人把这些书拿去卖,这样就有点辜负人家的信任。所以我就请这两位同学来商量,我们要不要做一个计划,具体的设计和安排我们三个人来定,以微信作为一个平台并做一些公约规则来形成这样一个计划,把书投放出来供大家选择,然后大家结合自己的喜好来申请,我们根据申请的先后来把书送给大家。我自己也捐了一百多本,我们也收到了很多捐赠来的书本和影视听材料。我的想法是现在先不把这些书全部拿出去,我想把他们持续下去,能够持续两三年的时间,能够有一些知名度,能够获得更多的捐赠。因为我们现在的捐赠基本上都是来自于我身边的认识的人,所以我想让这个计划能够延续几年的时间,让大家信任它,这样对老师们来说对同学们来说都很有好处。
  问:请问王老师图书共享计划实施的宗旨是什么?想要传播什么理念?
  王鑫:在我们图书共享计划的简介中,所提到的我们的宗旨就是本计划为纯公益免费活动,倡导阅读、收藏和共享图书。同时作为一名大学生,一名知识分子,“读书”是我们区别于其他人的一个重要特征。曾经有人提出“共享图书”应该循环使用,申请成功之后的图书应定期收回,而不是成为私人的收藏品,我否定了这种想法,一是这样的管理成本太高,我们的计划是纯公益,没有任何经费来源,人力资源也有限;二是图书申请成功后所有权就归个人所有,这样有利于吸引图书收藏者和图书捐赠者;三是我们禁止买卖图书,想要通过相互赠书,共享图书资源这样一种方式,把一本书的价值发挥到最大。此后,我们可能会更加开放,更加显眼的设置一个图书摆放点,将书放在那里也供申请成功的同学们取书,以此为试金石,我们也相信法学院的同学们,不会随意取走别人的书,破坏我们的规则,这个试想事事成功的话一定会给我们更多的信心将图书共享计划做的更好。
  问:网络时代的一部分同学热衷于电子书,冷落纸质书籍,您对此有什么样的看法?如果有可能的话,有没有想过电子书共享计划?
  王鑫: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情,我们不应该敌对,无论纸质书还是电子书对于倡导读书与藏书都是一件好事情。我在我爱人过生日的时候给她买了一个阅读器,花不到一千块钱,就可以买到上万本书。当然我不太喜欢这样的阅读器,因为我喜欢在书上做笔记,但我觉得这是一个习惯问题,不存在好坏,所以我觉得这两种读书形式都要鼓励。我也考虑过以后能不能电子书共享,事实上我认为我们现在很浮躁,总想做些大事情,有几个同学收到我这个计划的启发想要做一个租书的创业计划,他们来征求我的意见,但我也不懂这些,我只能做很简单的事情。如果我们想要做电子书共享计划的话不一定能做到公益,所以现在暂时只能去做最简单但很有效的东西。我曾看到一个女权保护者的故事,她30年来给被家暴的女性身上的疤痕拍照,为他们提供诉讼的证据,这就是很简单的事,但贵在坚持。所以电子书这件事如果我学会相关的知识我一定会去做,但现在我们不一定有能力去做,所以只能去做最简单但也很有效的事。
  问:书虫计划有没有“面对面交流分享心得或者疑惑,互相解答”这样类似一个沙龙的环节?
  王鑫:我想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之前昆工的一位周教授送了我五本他翻译的斯宾塞的《论正义》,我想借此机会让申请此书的同学与周教授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但又怕给申请者造成压力,所以作罢。我现在的想法是如果有老师捐自己写的书给我,我们可以把它和学院的法律沙龙结合起来,请他们来和同学们做一个交流,但是上半年暂时不行,因为书虫计划的参与者有四百四十多位同学,我现在不是非常了解大家的兴趣爱好,等逐渐了解同学们的想法和愿望之后,我们会有进一步的行动。
  问:我们有个小疑惑:为什么不对读者的捐书进行一个筛选呢?比如很多老版教材,实际上并没有很多人会需要。
  王鑫:以前也有同学给我提过这个问题,但我认为世界上不存在没有实际价值的书,每一本书都会有读者。我常常去逛城里面的一个旧书市,因为这是一个淘书的过程,一旦淘到一本书,我就想这是一个宝贝,尽管这本书很少有人喜欢。当然,的确有些书太老,太偏,可是我觉得我们其实并没有资格去挑这些书,捐书者捐书当然不会想捐自己最喜欢的那本,而最不需要的书是什么?就是陈旧的教材,所以在现阶段,我们是不做筛选的,他捐出来,是他对我们的信任,我们把书共享给需要它的人,是对这种信任的回应。所以现在这个阶段,我们是没有资格选择的,我们需要赢得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尽管有些教材很陈旧,但我们仍然欢迎,如果大家了解到这一点并都想捐教材,那么我们绝对来者不拒,因为这是对我们的信任、支持与鼓励。所以也希望同学们能够为我们宣传,如果将来我们的书多了,我们就将教材单独统计列出,拿给需要的人。
  问:理想状态下的“书虫计划”是怎样的?现在的状态理想吗?
  王鑫:理想状态是它能够自动运行,有稳定的图书捐赠来源和志愿工作者,就是依靠同学的力量,通过不断传播,我们能收到陌生人捐赠的图书,这是近两年内我们的目标。现在的状态是顺利运行,但主要是依靠我们熟人之间的交情,并不能长远,所以我们的书都是限量放出的,就是希望能将这种状态维持得长久。每次分享和捐赠,我们都会做公告,这是我们对捐赠人和工作人员的尊重,同时,这也是我们的一种宣传方式。
  问:我们从小就听“好读书,读好书”,然而现在大家还是经常分不清什么是好书,王老师您觉得一本书要有什么样的水准才算得上是好书?
  王鑫:你需要的就是好书,我提出一个原则就是“快乐原则”,你喜欢的书你去收集,不喜欢的不要去抢。就像我们这个计划,你们的这两位学姐告诉我文学类的比较受欢迎,但我对这类书并不太感兴趣,所以我就把这些书拿出来。当然有很多书确实是公认的经典,像林语堂的书以及黑格尔的书,我觉得这些书一个人可以不喜欢,但也一定要拿来收藏在书架上。像上次有一本《穆斯林餐厅》,本以为没什么人会需要,我拿来之后,发现其中有许多伊斯兰世界的习俗,因为我本身在研究民族法,所以这让我很兴奋。因此我还是主张这个快乐原则,这是一个开放的问题,你喜欢的就是好书。
  问:最后一个问题,王老师最近在读什么书呢?
  王鑫:我最近在读《论法的精神》,因为我在写一篇民族法的文章,当然这是一本很经典的老书,可以从中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罗云芳、白轲宇、汪楚楚:云南大学法学院学生】
联系电话:087165033914  邮箱:lijing@ynu.edu.cn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均为云南大学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技术支持: